@微博正翟两个宝 池陆 盗笔瓶邪 漫威铁虫 进击利艾 全职叶黄 镇魂巍澜魔道等等混日韩欧美圈。一个搬运工和一个小写手。本命BigBang。发什么就是代表我喜欢什么。

瓶邪《江海寄余生》

  第三章

私设。吴邪穿越平行世界,并且不定期跳跃时间。了解张起灵,与之展望未来。

      我问张海客:“你把话说明白。什么辽王墓?小哥现在又在哪?”

  张海客站住,重新又坐回床上,他给我解释道:“上次你被解雨臣带走,可族长他不愿意跟我们回张家。自己打伤几人后跑了。直到前几天我们的眼线告诉我,族长突然在内蒙古出现。发现他们后,还让他们跟着。我们猜测他是中了毒,所以才默认眼线跟着他。”张海客顿了顿,“你知道的,吴邪。族长他经常失忆。而且是不定期的。

  我沉下心来。确实呢。闷油瓶上次在殒玉爬出来之后就失忆了。我见过他失忆的模样,他这次去的地方太危险。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,看到一本资料,上面说作为契丹族的辽,尽管它曾在中国历史上出现几次,但大多描写的战争类,关于它的房屋建筑,人文地理什么的,少之又少,似乎它的历史被什么给抹去了。

  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我问道。张海客笑了一下:“随时都可以。只要你准备好了。不过现在我们需要从这里出去。”他说着,跳起,从天花板抠下一块砖,里面露出一个洞。我吃了一惊,张家人手指强度已经练到这种地步了吗?等我回过神来,张海客已经上去向我伸出手。我被拉上去之后,才发现,这空间狭小的,像在爬通风口。

  估摸着十分钟。我才看见前方光亮。

  等我出来后,张海客和一个女人已在几辆车旁说着话。旁边整整齐齐的有四五辆车和分散的张家人。看样子,他们这一次是决定要强制性把闷油瓶带回张家。否则也不会来这么多人。

  “上车。”张海客对我说,然后转身拉开车门,先坐了进去。那女人冲我笑笑说:“进来吧。我们需要和你商量计划。“

  我被她笑的有些尴尬,毕竟突然被张家女人这么温柔对待,还有点不习惯。于是我一边坐上车,一边说:“谢谢。我叫吴邪。”

  “我知道的。”女人朝我点头,一双眼睛盯着我,这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  张家人的车子果然不一样,后座有四人位,两两面对面的设计。中间隔着桌子。我坐在他们俩面前,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定定神。

  “这次主要的目的是把族长带回来,别的东西我们不需要。所以里面的机关也尽量不要触碰。辽王墓我们张家虽然有资料,但也不是完全的。”张海客把图纸掏出来摆在桌子上,指着结构图说,“这是辽王墓俯视图,吴邪,你看看。”

  我仔细的把俯视图看了一遍。

  图纸上除了主墓室,其他结构与汉人墓室十分相同。只不过耳室设计的十分怪异,按照汉人一般的建筑,讲究对称美中间有个圆点,也不知干什么的。尤其是右耳室,链接着一条很奇怪的虚线。我把我所想的想法告诉张海客。

  “这个我们也是很疑惑,不过辽虽然不是汉人,但也多少沾染了汉族的审美和生活方式,我们张家说过,任何民族最终会大团结在一起。耳室估计是辽人内部的审美。但你仔细看看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 张海客把图纸翻过来,指着一串古文。

  古文因年代久远,字迹已有模糊不清。

  张海客给我翻译了一下:“小心,你会被自己杀死。”

  “这什么意思?自己把自己杀死?”我满脑子问号。“听起来像是你们张家的青铜铃搞出的幻觉。”

  “嗯,听起来是这样没错。但是却不是。”张海客对女人说,“婷婷,给他解释青铜铃幻觉。”

  原来这女人叫张婷婷。我心下了然。只听张婷婷和我解释:“青铜铃是在原始时期张家起灵在挖掘土地发现的,最初把它当做牛铃,或是开饭的工具。直到商周时期,大量青铜被发现和人工制造,张起灵依着蛊的原理对青铜铃改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所以,铃声响也不一定进入幻觉?”

  “是极少数。”张婷婷说,“有些人是免疫的,比如体内或是脑内有蛊的人。”

  我听着一阵恶寒,又问,“那个这句话,你会被自己杀死。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可能是辽人与汉族的说话方式不同,导致翻译的很奇怪。又或者,是另一个自己把自己杀死。”

  另一个自己?我突然想起秦岭神树。便不敢再想下去。

  “老大。出事了!”车窗被敲了几下。

  “何事?”张海客问。

  “我们的眼线折在斗里了。斗太凶险了,族长受伤了!眼线逃出来说里面还有密洛陀!”

  “什么!”我震惊,辽王墓还有密洛陀?闷油瓶受伤了!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!

  “来不及了。车队现在出发。”张海客脸色很不好看。嘱咐下去之后。车子启动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是车队,所以开到内蒙古很长。路上不停的行驶。我睡了许久也只是跨越了一个省的距离。

  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车子内部跟房车一样,车帘被拉上,一片寂静。我偷偷撩起帘子,只感觉有东西砸在车窗上。看来外面是刮大风了。

  张海客和张婷婷一人缩在一边睡着。我坐着,看着窗外飞逝的夜景,有些担心闷油瓶。他受伤了。不知道现在的他是失忆才到辽王墓,还是有目的去的。张海客说他中毒所以才去辽王墓。辽王墓里有解药?

  我突然烦躁不安。感觉这个世界不是我那个世界,但这里的人和我那个世界的人一模一样,我无法不动恻隐之心。

  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只能追着闷油瓶的踪迹去推理,去寻找真相。

  但这个路途。有太多阻碍我的人,有太多为了我而死掉的人。

  我压住心里的苦涩。打开小手电。看着和闷油瓶的合照。

       我那么辛苦,是为了什么?

  “吴邪!”一道空灵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。我不可思议的站起来,环顾四周。

  然而什么都没有。

  张海客和张婷婷被我吵醒。他们揉揉眼睛:“吴邪,怎么了?”我镇定了下,压下心里的失落:“没事。做了一个噩梦。”

  由于有些黑,我也不知道张海客现在是什么表情,只听他对我说:“放心吧吴邪。族长会没事的。”“对啊,族长那么厉害,你放心就好了。要是睡不着,喝口水。”张婷婷把水递给我。我嗯一声接过水。水是枸杞泡的,喝起来感觉不错。

  车里又陷入安静。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黄少天很啰嗦 | Powered by LOFTER